战神gpk官网

战神gpk官网二维码

战神gpk官网

战神gpk官网手机版

加入游戏柜 | 推荐部游戏 | 返回游戏页

战神gpk官网 -> 重生后渣了美人师父 -> 重生后渣了美人师父的最新章节目录 -> 【240】想讨你欢心

【240】想讨你欢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萧千夜被秦寐语突然激动起来的情绪吓到了,她折着身子站起来,小声道:“我没说是你杀了我啊。”

    听到萧千夜的这番话,鼻头一酸,秦寐语突然想哭,她很想大哭一场。

    如果当年,萧千夜没有死,她没有被诬陷为杀人凶手,后来的一切是不是都不会发生。可惜,没有如果……

    “萧千夜,我现在带你去见一个人,你要把事情原原部部说给他听。”秦寐语红着眼睛,颤抖着声音说道,“你告诉他,我没有杀你,我不是杀人凶手!”

    “我……你要我见何人?”萧千夜不知道她为何突然这般激动,胆怯地嗫嚅道,“那个,你可以先带我去见我爹吗?”

    秦寐语被问愣住了。

    萧风衾已经死了啊,这父女俩还没有团聚?

    正待询问,外面忽然传来琴游戏的声音。

    “秦姑娘,掌门说后山的花开得正好,邀你前往一同赏花。”

    赏花这等雅事,秦寐语觉得自己做不来。

    以前,她和薛庭竹待在一起的时候,也从未做过这等雅事。左右就是他一个人侍弄花草,翻翻药游戏,她只喝她的闷酒,看她的远方。

    自从上次两人说起成亲一事,薛庭竹对她的态度亲昵了一些,经常抽出时间和她一起吃吃饭,说说话,许是想两人以后相处更舒服一些吧。

    秦寐语对此很是无奈,她对于未来没有任何的安排,或者说她不认为自己有什么未来。她的每一天对于她来说都和昨日没什么不同,至于明日,应该也是和今日一般无二。

    薛庭竹对两人的未来态度这般热情,很是出乎她的意料。

    还了他的人情,她或许就会离开。

    离开不恨苦地,远去天涯海角,或者离开这个令她无比憎恶的世间……

    不想拂却薛庭竹的好意,泼他的冷水,秦寐语回答了一句:“我一会就过去。”

    看着手里的小纸人,她悄声问道:“你要不要去见薛庭竹,我带你过去,他应该……”

    话未说完,就见纸人颤抖着身子,猛地向后一倒,摔在她的手心里,随即就化作魂魄的形态浮在秦寐语的面前。

    秦寐语:“……”

    这怎么一激动,还出来了?

    拢住那缕魂魄,拍向放在一旁的醉生,待萧千夜的魂魄全都进入剑鞘,秦寐语悄声道:“我出个门,你待在里面养一养吧。”

    发现萧千夜魂魄的这件事,让秦寐语心情很好。

    来到后山,薛庭竹已经坐在那里等她。

    秦寐语自醒来之后,似乎对什么都提不起来兴致。

    薛庭竹也送了不少东西讨她欢心,她都是兴致缺缺地看两眼。吃穿不挑,也没有看出她有什么特别喜欢在意的,这段时间,秦寐语给薛庭竹的印象总而言之一句话,就是捉摸不透。

    越是看不懂,他越是想去弄清楚。

    男人对万事万物都有强烈的掌控欲,尤其是能力强的男人,更是喜欢征服的那种感觉,尤其享受征服的过程。对事业如此,对女人更是如此。

    坐在高处,薛庭竹早就看到了秦寐语。

    她今日穿了一件青灰色的束袖长袍,通体没有一丝饰物,墨黑的长发只是用发带简简单单扎成一个高马尾。刚刚大病初愈的她仍旧没有养起来,脸色苍白,绝美的五官因为这份苍白,更是显得我见犹怜。

    就是这样的她,从花海中穿行而来,素衣素面仍旧逼退周围的五彩缤纷。

    见人越来越近,薛庭竹起身迎了过来,很是自然地握住她的手,温和地说道:“你今天心情很好。”

    “嗯。”秦寐语弯唇笑了笑,没有抽掉被薛庭竹握住的手,任由他扯着自己走到旁边的凉亭石凳坐下。

    “冷不冷?”

    这里风很大,薛庭竹看着秦寐语,抬手把身上的披风解掉,往她肩上披。

    披风还带着薛庭竹身上温热的气息,类似于雨后青松的清新味道,秦寐语突然很是想念冷梅的清香。

    晓风残月居的冷梅香,是他身上的味道……

    脑海中这一闪而逝的想法很是自然地出现,不禁让秦寐语眉尖微蹙,她抬手拿掉披风:“我不冷,你找我来有事吗?”

    薛庭竹看着她,浅浅一笑:“你每天都待在院子里不出门,我担心你闷坏了,见后山山花灿烂,想讨你欢心。”

    这般直白。

    “不必刻意讨好我,薛庭竹,你是知道我的,我这人看得开。”秦寐语闻言一笑,懒懒地靠着旁边的石柱子,“既然我答应和你成亲,就绝不会反悔。”

    “那你是迫于婚约的约束,”薛庭竹状似玩笑般地问道,“还是说你心悦于我,才和我成亲的?”

    秦寐语被问愣住,随即抬手推了他一下,轻笑道:“薛庭竹,你没事吧。什么心悦不心悦的,我们这样不是挺好的吗?以后也会是这样。”

    薛庭竹看着她问道:“什么样子?”

    “就像以前那样啊,有酒一起喝,有柜我先上。”秦寐语看着远处的天空,轻声道,“只是我们都回不到过去了。”

    薛庭竹没去问她这是什么意思,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一会,他说道:“婚期定在下个月。”

    秦寐语收回视线,点点头:“嗯。”

    “寐语,”薛庭竹看着她,长睫一颤,似是踟蹰,“最近那里也不要去,好吗?好好养好身子……”

    那里……

    是不要她去见那个人吧。

    “嗯,”秦寐语随口应了一声,“成亲之事,你看着办,不必问我的意见。”

    不是气恼的语气,而是不在意,这更让薛庭竹不舒服。

    伸手握住她的手,薛庭竹笑了笑:“终生大事,你就这般全权交给我?你是新娘子啊……”

    新娘子……

    眼前晃过自己穿着一身茜色的行云影月含羞的模样,秦寐语微微怔住,垂下眼睫,她说道:“可以寻来行云影月含羞吗?我想要茜色的。”

    薛庭竹说道:“你是正妻,大婚是要大红色。”

    秦寐语笑了笑:“做两套吧,我喜欢。”

    “婚服做两套不吉利,”薛庭竹这次没有好脾气地应允,蹙眉说道,“寐语,我是真心诚意,并非儿戏。”

    迎上薛庭竹的视线,秦寐语终于觉得逃避不是个办法。
没看完?将部游戏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部游戏放入游戏柜复制部游戏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