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gpk官网

战神gpk官网二维码

战神gpk官网

战神gpk官网手机版

加入游戏柜 | 推荐部游戏 | 返回游戏页

战神gpk官网 -> 穿越成为大妖王之颛顼棋盘 -> 穿越成为大妖王之颛顼棋盘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三百一十二章 母女见面

第三百一十二章 母女见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虽然你一切都是为了他的安慰,但是你确定不让他知道其中的原因吗?或许知道你的打算,他会安心许多,做起事来,也不会和现在一般疯狂。”

    “这种事情,他知道的越少越好。”水苦笑“早晚有一天,说不定我与他之间,还有一场争斗”

    在商场上摸爬滚打了多年,经历了一次毁掉了一生的爱情,虽然没有失去爱人的能力,却也失去了相信爱人的能力。水下意识的转动着手腕上的玉镯说“当初我求道长帮我保全他,算不算的上是强人所难?”

    “嗯”月明子故意认真思考了片刻继续说“你让我去保护我情敌这件事确实是有些奇怪,不过这件事能让你安心,赴汤蹈火我也是会为你办成,这大概就是”

    “打住,”水觉得月明子今天的话有些肉麻“我被关在忘忧坳里一百年了,虽然功力有些精进,但是出去之后也是打不过天上的众神,若是再给我五百年的光阴,或许会有所不同吧”

    “怕是不行喽。”月明子伸了一个懒腰“前天覃晏从青洛屠回来,直接去找了我,说新的孔雀明王已经造船准备杀回这里为他得叔父也就是与你哥哥同归于尽的上一任孔雀明王报仇。反正现在你被封印,在他看来,一举灭了你们礡凌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鸟儿是不是脑子都不太好用。”水指了指自己的头,月光之下,那一双火红的眼睛露出一股子隐藏不住的杀意,每每提到孔雀明王,她的心中都会引发一股不可控制的杀意,这大概是熳君留在这具身体中的恨意“这位新晋的孔雀王,修行如何?”

    “传闻中,比他叔父要强上许多。大概你们命运也算是有些相同,算得上是年少有为的家中幼子。从小便知道他孔雀家在红月州吃了大亏,一直把你这个继任大君当做敌人呢!”

    “现在的大君可不是我,而是阿燎,”水说笑一般捋了捋自己鬓边的秀发“只是上一代的事情,还是上一代解决了的好。”

    月明子不再接话,这一百年来,他几乎每隔十天就会出现在这里,虽然知道与蚩葳一战都是在水的计划中,按照水的话说,她要让天界对她放松警惕猥琐发育。

    可是站在月明子的角度,水被关在这“方寸之地”,便是受了委屈。

    可是面前的人从未愤怒,亦没有抱怨不安,她不出山而知天下事,所有的人都以为一代妖王就如流星划过夜空,昙花一现罢了,可真正知道她在这忘忧坳中所图的人,不无惊叹她的韬光养晦。

    她要做的,便是给自己,给被无辜牵连的众生一个公道。

    水曾经和他说过,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她的来处,与这里截然不同,她的人生她的道属于另一个世界,那里还有她未完成的冤仇,她要回去,让一切都回归正道。

    “你若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我便再也见不到你了对吗?”

    月明子毫无预兆的一句话问的水哑口无言,她回身看着月明子的幻影,低下头思考了片刻道“这个世界上与我有牵连的一切,都会被阻断,所以”

    有些话,已经憋在水心中许久,与其说没有机会说,水一直觉得是自己没有勇气说“道长,我这个人一直所求无非就是问心无愧,可是我,却也是实实在在的对不起你。若是没有我,你的人生,应该是大不相同的吧?”

    是呢,这件事情在月明子心中也是盘算了很久,可是月明子是修士出身,他知道这个世界上冥冥中自有定数,什么逆天改命,我命由我不由天,皆是虚妄,拿出来唬人罢了。想要翻盘得胜的人无数,可真正能做到这点的不过是寥寥可数,说白了,一切都还是老天的安排。

    所以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水,亦是如此,水,是他躲闪不掉的性命。或者说,水只是他变成现在这个魔尊的一个引子。

    真正的事实,便是他生来是魔尊。若是没有水,总会有另外一个节点,让他变成现在的自己。

    “我却是要感谢你,让我找到了自己的道。”话虽然如此,可是月明子并不知道自己真正的道是什么,所以现在的他,才会处处都随着水走,大概有一天月明子明白了什么是他的道,他与水,也就分道扬镳了。

    只是无论他走上了哪一条路,这个女人,终究会是他心上的一颗朱砂痣。

    “时候不早了,道长也该休息了,”水对他轻轻笑笑“我所亏欠你的,我不知道该如何补偿,我没有办法把我的心给你,却也能说,你是我的至亲好友。”

    此话似乎矛盾,可是在月明子听来,却已经是足够。月明子知道,男女情爱的事情一向是强求不来。他也好,铘君郭少丞也罢,终究是困在这围城中走不出来。

    “曦光主神,你要堤防。”

    铘君冷不丁的一句话让水一怔,她瞪着自己的一双眼问道“道长可是发现了他有何不对劲?”

    “没有,”月明子摇了摇头“只是觉得此人不可靠罢了,他的心”

    “道长切莫再说。”水直接打断了月明子的话,铘君的心性水并不是没有怀疑过,可即便是这样,水也念及这铘君对她的好,至于有些事情,还是不要明说的好吧

    月明子面前的镜子忽然暗,他的神思有一丝恍惚,偌大的宫殿里,终究还是只留下了他自己的呼吸声,他发了癔症一般看着面前一片漆黑的镜子。

    这大殿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光亮,安静的令人害怕。他用手抚上了自己的额头,莫名其妙的,一种悲伤从心头生起。

    水切断了他的幻像,他终究是没有说出那句话。

    那句话说出来,究竟是为了些什么?刺痛她的心吗?这百年来谁都能看清楚的事情,唯有水这个当事人一直在回避着,是呢,有些事若是不摆在明面上,便可以一直装傻了。

    月明子一屁股坐在了坚硬冰凉的大理石地上。

    水曾经告诉过他,她原部的爱人,与他的长相别无二致,正是因为那个人,水永远也无法把自己的真心付给他。

    这样忽然的心痛忧虑,是属于那个人的吗?那个人,也会因为水而再次心痛吗?

    月明子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右手捂住了自己的心口。

    就算是永远不能见你,就算是慢慢忘记了你的样子,回到原来的世界是你的愿望,我也会倾尽全力,帮你达成愿望

    水切断了月明子的幻影,却也是乱了阵脚,她坐在了山顶,蜷起双腿。

    铘君的心思她不是不知道,可是她无法回应。对于她而言,铘君与郭少丞不同,与月明子亦是不同。铘君与阿燎一样,是她可以豁出性命去守护的亲人。

    “为什么,一定要把事情弄得这样复杂”她支着自己的下巴自言自语,可就在这个时候,她的面前忽然冷光大盛,那光芒盛得让她无法睁眼。

    “娘亲!”一个带着哭声的女子声音传来,她用力挤了挤自己的眼睛,等那强光散去,才看清了自己面前的景象。

    一团弥漫着淡淡银色光芒的光晕之中,站着一个看起来十七八的女子,那女子已经出落得倾国倾城,一双如宝石般的眼中含着莹莹泪光,任任何人见了都要新生怜爱之情。她看着水,早已经控制不住情绪泣不成声。

    那女子身边,还站着一个一身白衣的男子。

    “火斓”水不敢置信的念叨出面前女子的名字,一瞬间湿了眼眶“你为何”

    “虞奕说这是百年来唯一能见您的机会!娘亲这百年来可还好?娘亲您这是瘦了呀!”虽然没有办法冲破这道结界,可是火斓还是把自己的手贴在了结界之上“娘亲!除了您以外,所有的人都很好!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您”

    这话听得水有些别扭,可是水知道自己的义女从来都是个说话不过脑子的人,当年救下她的时候,不知道是谁给她使了障眼法,让水以为她是一只小豹子,等真正养在了身边,才知道自己养了一只小猞猁。

    “你这丫头”水几乎是爬着到了那光圈旁,她伸出手与火斓的手隔着结界与火斓相贴“你这般的不怕死?来看我?”

    “能见娘亲一面就算是死又能如何?”火斓止不住自己的眼泪“大君和姐姐们都很惦记您,虽然这百年来都按照您的吩咐好好修炼,壮大啥都卖,可是大君也一直在想法子救您出去,女儿无能,若是可以自然是想要代替娘亲”

    “娘亲在这里面并不苦,只是想你们想的心疼”水平日里也不过是传递消息出去,并不能真的见到除了月明子以外人的面,所以现在,她的心仿佛是被用一把匕首搅动,兴奋却也疼痛。

    “我们也惦念着您自打您在这里出了事,有些不长眼的处处与我们作对,不过好在大君修为极高,也不曾对我们如何。且梵谷先生按照您写下的商务秘籍教导着燃姬,啥都卖现在势不可挡可这一切没有了您,还有什么意思?”

    火斓不住啜泣,引得身边的虞奕心痛异常,他很想俯下身子安慰火斓,可却被水不经意的一个眼神吓得魂飞魄散。

    “火斓”水死死的盯着虞奕说“记住你身边的这个家伙,将来你嫁给说也不能嫁给他,如此的不怀好意趁虚而入,利用你想见我的心思讨好你,当真是”

    “娘亲放心!”火斓用力抹了一把眼泪“我嫁给谁也不会嫁给一个神仙,天界没有一个好东西!更何况是看守您的混蛋!”

    虞奕忽然觉得自己十分委屈,火斓是他的心上人,他不忍心火斓夜夜站在结界之外痛哭流涕,才利用了这个机会让火斓来见见她朝思夜想的义母,现在怎么就成了恶人?

    “唯有自身强大了,准备好利器,才可迎战,到时候便无人匹敌。”水说话的时候眼睛还是死死地盯着虞奕。

    火斓把这一切尽收眼底,原部的不解逐渐化为须有,她用力点了点头说“娘亲说的话,女儿记下了。”

    “还有!”水把目光重新放回了火斓身上说“再不许来,你也好你的卿姐姐她们也罢,记得,我这个人,与你们再无瓜葛,不许再来看我”

    “娘亲的话如此无情,可我们心中明白您的良苦用心”火斓哪里能接受水的话“只是您说了,我们照做就是,为了娘亲安心。”

    “走吧!”水咬了咬牙,恶狠狠地把这光晕向前一推,那光晕便越来越远,火斓的声音从光圈中传来,喊得水心都要碎了。

    她转过身去不看那方向,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还好这次来的只是火斓,若是来者是阿燎,徐婉玉亦或者是宁儿,她大概会直接从那光晕之中钻出去,抱着他们痛哭流涕吧?

    这一百年的光阴改变了很多,唯独没有改变水这看见自己重要之人便失去方寸的个性。

    她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暗自告诉自己出去的日子就快到了,到时候有仇报仇有怨抱怨,还愁不能落得痛快?

    她抬起头看向了天幕。天上的各位,早晚有一天,她水要让你们后悔曾经做下的恶事。

    她从不想做三界之主,更不想为谁主持公道,唯有一点不能妥协。

    阿燎未来要面对的世界,与她自己的仇

    “孔雀明王啊,你还是快些来吧不然我的冤仇,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水咬了咬牙,若是一切顺利,等到她从这封印中出去,便再也没有人会挡住她的去路若真的如此,那么这百年来她所花费的心思,便也是值得了
没看完?将部游戏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部游戏放入游戏柜复制部游戏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