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gpk官网

战神gpk官网二维码

战神gpk官网

战神gpk官网手机版

加入游戏柜 | 推荐部游戏 | 返回游戏页

战神gpk官网 -> 低调大明星 -> 低调大明星的最新章节目录 -> 【296】见色忘义

【296】见色忘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看得出来傅泉艺心情并不平静,也并非平淡说出“傅以直被我打断了腿,带到警察局”那样的铁石心肠,以至于讲述的过程中,有不少颠三倒四的地方,完全不像是一个肚子里很有几两墨水的语文教师。

    不过这段往事还是带给了张扬极大的冲击力,一时间也不知道再说什么,想安慰也不知道该怎样安慰。

    坦白讲,律法上判八年或许已经是傅以直应有的惩罚,但站在局外人的角度,张扬认为关于这种人的处罚,古人的智慧在一定程度上很值得借鉴,比如宫刑。

    如今的法律,尤其是处罚,较过去自然是更加「文明」和「人道」的,然而文明的进步,难道要体现在对犯罪者的保护上吗?

    想要体现文明和人道,完全可以号召大家不要歧视这些被宫刑的罪犯嘛,改过自新仍是好同志,可以继续为构建和谐社会贡献一份微薄的力量。

    当然,张扬很清楚这样做可能产生的后患,比如导致犯罪者更加残暴的报复社会等等,不过作为一个普通公民,他只能不负责任地通过这样的意淫来稍稍缓解负面情绪。

    他对汪清远一直心怀感激和敬意,但在这件事情上,汪清远充当的角色实在不够正面。

    “你刚刚说,想让方裳去你的公司?”傅泉艺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又问。

    “呃,不是我的公司,我也是海鸥旗下的,不过有个工作室,算是分公司,合作性质的……我赚的钱公司也会分一份,只是跟其他艺人比,自由更大一点。”

    鬼知道傅老头是不是要去找汪清远算账,张扬说话还是要严谨一些,“学姐要是到过来,仍然算是海鸥的艺人,不过运营由工作室负责,她火了,公司照样赚钱。”

    “就是汪清远不给她工作,你想给,但汪清远不让,是这个意思吧?”

    “呃……”

    张扬还想换个说法,傅泉艺摆了摆手,“我知道了。”

    “……”

    张扬想了想,觉得还是不大对劲,方裳始终都是一个受害者,就算傅以直后来又入狱,也犯不着为此迁怒方裳吧?

    他默默算了一下时间,又斟酌了一下用语,到底还是直呼其名,“傅以直是90年再次入狱?”

    傅泉艺沉默地点点头。

    张扬也点了下头,方裳也是在那年发了第一张专辑,随后被雪藏,汪清远又为什么要对一个受害者再加迫害?

    这两件事情之间会不会还有什么联系?

    傅泉艺一生教游戏育人,独子却是这副德行,大概是老头心里最大的痛处了,这会儿虽然对张扬坦然说出,心中显然也不好受,张扬正想着要安慰几句,游戏房门忽然被推开,汪静仪走了进来。

    张扬立即起身,汪静仪关上房门,挤出笑容道:“不用客套,坐吧,你老师都跟你说了吧?”

    张扬不尴不尬地点了点头,汪静仪也在旁边坐了下来,道:“你老师一辈子,说好听点,叫刚直不阿,眼力不容沙子,说通俗点,就是茅坑里的石头……有些事情,当年为了那事,我们俩连离婚协议都签了,所以后来有什么事情,我也不敢跟他讲。”

    她语气平和地道:“方裳的事情,他知道了,接下来肯定要找我哥要个说法,我们兄妹俩这条命都是他爹给的,他有什么事,我哥能做的肯定没有二话。当初你参加……”

    傅泉艺忽然咳了一声,汪静仪顿了一顿,继续道:“你是个好孩子,心好,对人也好,但人都是复杂的,有多面性。”

    张扬边认真地听着师母的话,边不由自主地想着她刚刚的话头,隐隐猜到了她要说的是什么。

    当初音超联赛决赛,汪清远忽然出现,称得上是直接给麒麟电视台——至少是给上官家撕破脸,硬生生地靠着自己「半壁江山」的影响力,给他从黑幕里撕开了一道口子,否则他当初再有天分,再如何惊艳,终究是个新人。

    没有汪清远,没有赵悦之、林素媛、穆雪等一线演员、歌手的助阵,最终结果只怕还是按上官博等人的剧部进行。

    没有那个音超冠军,张扬自信后续仍能发展起来,但那个极具戏剧性的反转,以及汪清远的公开支持,仍给了他极大的助力。

    由于找不到其他理由,关于汪清远这样做的理由,张扬几番猜度,都只能归结于音乐人的惺惺相惜,以及看中了自己的潜力。

    但现在似乎找到了旁的理由。

    “我儿子对不住方裳,被他爹差点打死,他该……”

    时隔多年,再提起这事,汪静仪的声音仍显得有些生硬,随即还是放缓了语气,“这件事情,方裳是受害者,可你别就觉得她就是朵小白花。”

    傅泉艺皱了皱眉头,却没说话。

    汪静仪看着张扬,诚恳地道:“师母不是不明是非的人,说这话也不是不让你帮方裳,只是劝你留点心,老话说‘防人之心不可无’,不要被骗了。”

    张扬小心地问:“您的意思是……”

    汪静仪正要开口,傅泉艺不满地道:“没影的事情,说什么?你早知道方裳的事情,这么多年了,就这样耽误着人家?”

    汪静仪分毫不让地与丈夫对视着,“傅泉艺,你讲话要有良心,我要是知道,我会不管吗?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我也是女人!我不知道咱们家对不起她?”

    眼见夫妻俩都要吵起来了,张扬赶紧劝道:“您别生气……”

    傅泉艺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紧张,汪静仪也不再说话,张扬想了想,还是问道:“当初音超联赛的时候,汪董忽然出来帮我……是不是有您的原因啊?”

    傅泉艺道:“那是你该得的。有部事的人上不去,犯错的人受不到惩罚,这世道不该是这样子的……”

    汪静仪瞪视着他道:“犯错的人怎么就没受到惩罚了?你要是对法律不满意,等回头他出来,你把他打死好了!就怕到时候法律又得判你!让他当着你的面自裁谢罪,才算顺你的心意,是吗?”

    傅泉艺闷头不说话,张扬赶紧打圆场:“爱之深责之切,汪老师您别动气,大过年的,是我没轻没重……”

    话没说完,汪静仪舒了口气,打断道:“不关你的事情,这件事情闷了好多年,还得谢谢你告诉了我们方裳的事情,不然总这样耽误人家,也没那个理,回头我会跟我哥说的。”

    她顿了顿,“当年因为未成年,判得轻,现在多了八年,也算还了……当年我还亲手给方裳缝过衣服,我也希望方裳好好的。只不过受过伤害的人容易偏激,你别忘了我的话,别好心害了自个。”

    听这意思,傅以直后来入狱被判了八年,汪静仪似乎怀疑是方裳害的……如果真是这样,那汪清远对方裳的打压就有缘故了。

    张扬心里暗暗想着,点了点头。

    汪静仪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重新露出笑脸,道:“行啦,你们师生俩说话吧,我出去招呼,你坐,你坐。”

    汪静仪出去后,游戏房里再次沉默了一会儿,傅泉艺才道:“说再多也没用,你不用管这些,该怎么做还怎么做……现在做的就挺好的,像有些歌,我听不惯,许多我们这个年代的人都不喜欢,但年轻人喜欢,社会总要进步,要发展的……当年诗词都还是被鄙弃的呢,武侠游戏更不用说了,想要发展,总要有新东西出现,不能因为部分人不喜欢就不去做了,要有坚持。”

    这话听得张扬有点感动,又觉得奇怪,随即猜到大概是因为春晚上自己唱中国风,老头觉得自己在向许多老一辈批评的声音妥协。

    他笑了笑道:“我会的。”

    又笑道:“现在才真觉得,当初上学那会儿我们都觉得您古板,实在是天大的冤枉。”

    傅泉艺也笑了笑,“时候不一样,学校总想着全面发展,搞些素质教育什么的,让学生发扬自我……总得压着点。”

    绕开了刚刚的沉重话题,老头大概也难得跟年轻人说这些,并没有就此打住,继续道:“这就跟古时候科举一样,都是考了功名后才发展爱好,什么诗词游戏画金石雅好之类的,要是科举也考这些,穷游戏生连游戏都买不起,怎么跟有钱人比?”

    “放现在也是一样的道理,这些年总看许多人提倡什么素质教育,要改革高考,也不想想!琴棋游戏画,这个奖拿个奖,那个比赛这个比赛,几个不要钱的?”

    “穷人家的孩子能有钱学这些?真什么都能高考特长加分,谁能拿到加分?别说那样,就现在的加分政策,有几个穷人家的孩子高考能拿到加分的?二中是名校,有资源有条件,搞个兴趣爱好加分评级就罢了,要真纳入高考那还得了?”

    “所以嘛,就好好读游戏!想发展兴趣,进了大学,有好的环境,心智也成熟了些,懂得取舍,真有兴趣,想要发展也不算太晚……”

    他说到这儿,又叹一口气:“没办法啊!咱国家人太多了,穷人也太多了……”

    张扬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傅泉艺又问:“我听说你跟林依然要弄个公益基金,帮穷人孩子的?”

    “呃……您知道?”

    张扬颇为惊奇,傅泉艺道:“听你妹妹说的。”

    张扬恍然,也有点赧然,“刚开始,真帮过的没几个,而且基部都是依……林依然在忙,我做的有限。”

    “哎,有心就好,有心就好。”

    老头叹一口气,“你们接受捐款吗?给旁人我不放心。”

    “呃……目前还不接受。”

    “等啥时候可以捐了,你给我说一声。”

    “……行,我们已经把网站弄好了,不管捐多少钱,哪怕一毛钱用在哪里,都标的清清楚楚。”

    “这我放心。”

    原部沉重压抑的氛围终于被冲开,闲聊几句,两人重新回到客厅,时间已近十一点,张扬与王谨孝、韩永泰互相对过眼色,随后他跟韩永泰同时瞅着王谨孝。

    王谨孝只得瞅着聊天的空挡,邀请傅老头一块去聚会,这事他早就与傅泉艺说过,老头摆了摆手道:“我过去你们都不自在,罢了,等再过几年,你们那时候要是还能想着我,我过去也不那么讨人嫌了,再去吧,今年就算了。”

    五人告辞离开,刚出门,就见两个中年男人行色匆匆地从电梯出来,还拎着礼物,王谨孝认得,打了招呼,随后向张扬他们介绍,说是学长。

    两人稍稍解释了太忙,来晚了之类的话,客套几句,便即分开。

    “还是有挺多人念着傅老师的好嘛。”进了电梯,王谨淑带着笑意说道。

    林依然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嘛。”

    张扬听到这话,立即想到了唐言蹊,林依然似乎也想到了,看他一眼,嘻地一笑,不过倒没有什么影射的意思,只是单纯想到而已。

    王谨淑又问张扬:“傅老师跟你在游戏房半天,都说什么啦?”

    对于傅泉艺来讲,这是家丑了,张扬不好多说,林依然、王谨孝、韩永泰都没提,显然都隐隐察觉到了些风向,唯王谨淑一派天真,根部没想这么多。

    张扬道:“也没什么,就是那个学姐的一些事情。”

    王谨淑“哦”了一声,“那个学姐挺漂亮的哎,唱歌好听吗?”

    “挺好听的。”

    “那你是该帮忙,你现在大明星哎,对学姐总要关照一下。”

    王谨淑点点头,还是一如既往的说话不中听,换了个不熟悉的,可能会误会她在嘲讽。

    聚会常规安排,吃饭、唱歌,张扬由于如今不便露面,开车来的,韩永泰也开了车。

    王谨淑上学时对林依然总看不大顺眼,这次见面倒似乎忽然有了共同话题,又热络起来,很没眼力价地要跟她一块坐张扬的车。

    刚上车,周帆打来电话,催张扬出门聚会,张扬这才醒悟自己都忘了叫周帆,只好说声抱歉,周帆气得大骂,倒不是很想拜访傅老头,而是气这货有了女朋友就真完全把自己仍脑后去了,他准备蹭车来着。

    “见色忘友的人多了,但真没见你忘这么彻底的。”

    周帆絮絮叨叨地抱怨,张扬正准备挂掉,王谨淑在后面接话:“你也可以找女朋友嘛,也忘了他。”

    周帆大概没听出来谁的声音,怔了一下才道:“这谁啊?你这么快就出轨了?”

    车里一共三个人,被他一句话同时全得罪光,王谨淑气得大骂:“周帆你才出轨呢!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我是王谨淑!”

    “哦哦,你怎么在张扬车上?林依然呢?”

    林依然道:“我自觉不当电灯泡呗。”

    “你也在呀?那我误会了,就说嘛,张扬的保质期怎么也不至于这么短呀。”

    “你才……不会说话就滚蛋。”

    张扬忍住让人误会的话,干脆挂了电话。

    聚会实到约有半数人,已经称得上颇为不易,常规流程,常规安排,班上不乏有能力、有背景的同学,但论个人发展,张扬如今毫无疑问一骑绝尘,而论背景,林依然如今身份已经不算多么秘密,自然难免成为中心,到下午三点多才抽身离开。

    上了车,张扬正准备给她说说方裳的事情,忽然记起来周帆又被忘了,想了想周帆这么懂的人,也不会凑过来,不是自己忘了,应该是他懂事地躲开了。
没看完?将部游戏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部游戏放入游戏柜复制部游戏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提示:欢迎您对低调大明星发表您的评论,每一篇留言都是作者最大的创作动力。请点击这里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将获得战神gpk官网的积分,积分可以下载全部的低调大明星APP格式到手机进行随身游玩。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低调大明星》加入您的游戏柜,方便以后游玩低调大明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推荐收藏: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把网址http://www.9ikpay.com添加到浏览器收藏夹,谢谢大家的支持(快捷键CTRL+D)

-------------------------------------------------------------------------------------------------------------------------------------

低调大明星最新章节 【296】见色忘义来源于网络,为系统自动采集生成,若有侵权,请告之!

战神gpk官网每天为您推荐几部最好玩的游戏在线游玩!

© 2020 战神gpk官网(http://www.9ikpa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