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gpk官网

战神gpk官网二维码

战神gpk官网

战神gpk官网手机版

加入游戏柜 | 推荐部游戏 | 返回游戏页

战神gpk官网 -> 灵契之主 -> 灵契之主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五百九十三章 往后自己撑伞

第五百九十三章 往后自己撑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无论阿烛还是夏萧,都不想和学院的人交手,而此时那道模糊的身影逐渐走近,似穿过薄薄一层雾,到了夏萧和阿烛眼中。

    所来这人身形纤瘦,举止大方,但又带着一股严肃,没有多少女子的优雅和温柔,只有阑干万丈冰,似极为高冷,及来历不明的凄凉之气。或许,她也正在犯愁,自己该如何处置眼前的人,但冥冥当中,学院已教会她该怎么做。

    阿烛看清那女子时,低声呢喃苏欢二字,随即扭头看夏萧,不知他是怎样的心情。苏欢对夏萧而言,是挚友也是姐姐,但现在站在不同立场,她背后背着的那把伞,或许再也不会为他打开。

    苏欢和以往一样,短发齐耳,柳眉英气十足。可眼眸与夏萧对视时,却有一股暗动的怒意和谴责,似夏萧做的事太不好,她得好好骂一顿!可她是不会多费口舌的,她只是盯着夏萧,眼中的冷意逼夏萧低下头。

    夏萧紧锁眉头,感知中的苏欢一步步靠近,他没有转身就走,也没有迎上去。对苏欢而言,或许正需要夏萧这样,不向前是不战,不后退是不逃,他安安静静的等待着苏欢一步步靠近,可阿烛被折磨着身心,不知该怎么办。

    “相信她,相信学院。”

    夏萧不知从何处来的信任令阿烛硬着头皮站在原地,看着向来害怕的苏欢姐不断朝自己走来。

    阿烛觉得夏萧又开始赌了,因为苏欢若是动手或联系教员,暂时将他们拖住,他们在劫难逃。而走的时候笛木利前辈说得已很明显,只要他们当时一走,今后被抓住,性质便变了,不是被救回,而是逃亡被擒。前者尚可好生对待,后者便是重刑。

    可夏萧此时没有做任何对战的准备,只是选择和苏欢对视,微敛的眸子里是道歉,也是一种恳求。他不恳求苏欢放过自己,因为她肯定会那么做,但她希望苏欢不要对自己产生误会,他就算入了魔,也还是夏萧!那个在暴雨下需要伞的孩子。

    苏欢的压迫力给霞光抹以金属的暗铅色,令暮色更重。这条街道像通向遥遥黄泉路,两匹好马不敢动弹,愣在原地似快僵死,而一股小风,什么都没吹动,但令夏萧的视线跟着苏欢的脚步逐渐变近。

    夏萧和阿烛身间,苏欢径直走过,没有再看,没有留恋,更没有拔出手中那把锋利的剑。只留下一言一物,被夏萧握在手里,听于耳边。

    “往后走路需低头,也要自己撑伞。”

    夏萧怀中的大伞是苏欢出门的必需品,也是她的最爱,可因为无法给夏萧撑起,便将其送给他。

    等阿烛回头,苏欢已无踪影,她气势汹汹,却这样平淡收尾?

    阿烛有些疑惑,转身时,街道一瞬繁华,灯笼四处挂起,小摊处处皆是,人头攒动,喧哗声猛起,只有她和夏萧还处在紧张的寂静中。

    于繁华的街上走过,夏萧微微低头,已寻到一驿站。可阿烛拉着他的袖子,靠近后低声问:

    “你怎么知道苏欢姐不会动手?”

    这已不是情义的问题,所以阿烛甚是好奇。她原部以为苏欢姐那种较真的性会追着砍杀夏萧,因为夏萧就像她的弟弟一样,亲人犯错,必须要更努力的阻止。若阻止不了,便亲手将其正法!但没想到,就这般结束了。

    苏欢带来的惊吓令阿烛酒醒,夏萧的话,他才算全然听清。

    “学院已无声下令,只要擎天宗的人不在,学院不会为难我们。”

    “无声下令是什么意思?”

    “傻瓜,擎天宗着手我们的事后,我们的威胁会更大,若学院再跟着一起巡逻,我们被发现的几率将直接翻倍。所以学院以正当名义转到暗中,欲与擎天宗配合,可为的是给我们留一条生路。若单独遇到,便是没见着我们,反正我们能隐匿气息,他们发现不了也正常,懂了吗?”

    “哦~”

    阿烛连连点头,可进了驿站,收拾好躺到床上,才问:

    “你怎么知道的?”

    “学院的告示上字里行间都是这样的话,而且苏欢不会单独行动,她肯定和教员在一起,她们一同的决定,便代表整个学院派出的教员和学子。”

    “好神奇。”

    阿烛呢喃,总觉得夏萧的分析像一种无端的猜测,因为她根部从告示里看不出这些事。可若人人能看懂,学院的计划岂不是暴露于天下人眼中?

    夏萧对学院的信任,在于胡不归前辈那一句好孩子,让你受苦了,也在于笛木利前辈的是否确定。他相信学院懂得自己此时肩负的责任,所以肯定会想法设法的帮自己。如今在他眼里,学院是世间最明亮的光,它迟早会渗透到黑暗的每一个角落,但不会灼伤其中光明的使者。

    当猜想被证实,夏萧才觉得心安。可总觉得床太软,翻来覆去也睡不着,便扯掉枕头,将其甩到床尾。

    城中最高的一栋楼上,苏欢和身边教员并肩而立。可没有面向夏萧和阿烛所在的驿站,而是背对着它,似一种保护,也像面对敌人时的战术。

    手掌摊开,于凉爽夜风中衣裙飘扬的女教员以冰冷如钢铁的声音朝符阵那头道:

    “今日巡至罗列城,无夏萧两人踪影。”

    “草原上侠客诸多,小心夏萧混在里面。”

    “明白,有劳了。”

    话音刚落,甚至还未停息,气质清冷的女教员便捏手将其收起。擎天宗人的声音,她一秒都不想多听。

    那些话语里的迫切,似夏萧欠他们几条人命,但详知过程的她,清楚夏萧此行的艰辛和悲痛。可他暂时是安全的,学院人从来不会让自己的同胞受难!

    “真的不告诉下个区域的人吗?”

    苏欢的问话令教员反问。

    “你在担心什么?”

    “他们的目的地离这太远,要走的路过长,就算以直线前进,都要历经起码二十个划分区域,我觉得如果不告知下个区域的人,他们会很危险,擎天宗的表现太过积极。”

    “正是因为如此,告诉了才危险。”

    女教员有自己的坚持,坚定不移的发声道:

    “如果都如你这般想,他的行踪早晚会暴露,为了不让虎视眈眈的擎天宗抓住我们的小辫子,就得将事藏在心里。除了你我见到,只有见到的人知道他们的安危。其余人,就让他们猜去吧!”

    “你有什么不放心的?你的这个弟弟可骗过了整个学院,谁能想到时过一个月,他还在这片草原?而且他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无需多虑。”

    “他从小便擅长创造奇迹,或许就是奇迹部身,可要做得事一次比一次危险,我也逐渐给不了他任何帮助。”

    “你的那把伞,便是对他最大的帮助。”

    苏欢也希望那样,可当前无雨,夏萧却日日于夜雨中行,只希望有她的伞,能片雨不沾身。她的伞大,但挡不住从四面八方前来的雨,夏萧注定淋湿,可能做到心中避雨,便是极好。

    “休息吧,明日按计划行事。”

    女教员说罢,消失于原地,苏欢却回头看了一眼驿站方向。明日,她将离开胡烈城,朝夏萧前来的方向走去。这一个月,她不知夏萧在何处,也不知他度过了怎样的打击和悲痛,可此路孤单,即便有阿烛陪伴,夏萧都会觉得无助,但这种情绪永不会缺失,早些习惯也好。

    一道清风送走苏欢,也吹进驿站的小窗,令夏萧起夜,坐在床上一时无比清醒,似再也睡不着。他心中有事,但不知与谁诉说,便闭着眼,将话尽数说给自己。

    我感觉自己身处深海,四周一片黑暗,偶尔能听到呼唤,可那些话不知真假,我也不知此行是否能抵达彼岸。这路漫长,南海之南不是终点,可很久以前的梦,似已注定自己会前往那座古老的殿堂。

    被灵契之祖遗弃的殿堂是舒霜和上善的家,可它是否会给我带来一些有用的东西?我觉得路途中的苦难十分正常,每一难都是为了功德圆满,可结果究竟怎样,我是否还会回到那片平原?

    那个女人无比自信,是因为南海之南这一行会令自己失望吗?还是说就算那里有些线索,最终也会指向她,可她的话能信吗?

    人世皆是谎言,自身的存在或许也是,什么拯救天下苍生的预言之子,真的只是那个女人口中的一个容器?

    被人玩弄于股掌却不自知,也算惨事,可夏萧有什么办法?他是被蒙蔽双眼的棋子,被人拈起脑袋下在点上,可终究围着棋盘上的星,也离不开中心的天元控制。

    “烦!”

    夏萧翻了个身,继续睡,这一次没有闹铃,也没有什么事,直到睡饱,他们才离开这舒适的床,但都坐在床沿上发呆,对视时,皆是憨憨一笑。

    分明是逃亡,也是行远路,可在阿烛口中却成了春游。因为她要买的东西实在太多,甚至想带上两副碗筷和一口锅。更奇葩的是,夏萧既然同意了,大手一挥,豪迈的说买!
没看完?将部游戏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部游戏放入游戏柜复制部游戏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