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gpk官网

战神gpk官网二维码

战神gpk官网

战神gpk官网手机版

加入游戏柜 | 推荐部游戏 | 返回游戏页

战神gpk官网 -> 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 -> 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629章 自由意志

第629章 自由意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一年后,周东来终于掌握形体语言,并顺利打入自由意志联盟。

    这个暗地里运转的地下组织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名号,听起来非常气派。

    自由意志,在这极端的处境之下,宣扬的是个人选择的权力。

    它听起来十分高尚,无可指责,毕竟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

    但如果部分人的自由意志需要建立在损害更多人的集体利益与共同意志的前提之上,并且会动摇种族存在的根基时,这所谓的自由意志便成了无根的浮萍,缺乏高度与深度。

    自私的人总会说凭什么要让我为社会奉献,我的付出早已远远超过自己获得的回报。

    但讲出这种话的人,便已在思维中将自己从社会的运转体系里摘了出来,只关注于个人特性,而忽略了身而为人的社会属性。

    人很容易陷入误区,以为自己的食物并非社会和群体的馈赠,只是来自工作所获的工资亦或是贡献点换取,觉得这是一门用金钱来衡量的狭义的生意,而非广义的社会生活。

    其实错了。

    早在远古时代,当人类开始学着部落生活,学着在群居中相互扶持,学会互相为了拯救对方的生命而与猛兽拼死一搏时,人类就已经在大自然的教育下深刻认识到一点。

    没有人可以靠单打独斗活得有意义。

    到了现代科技社会中,这种现象尤其明显,任何一件个人物品从最原始的原料到人手上的消费品,都得至少经过数个乃至于数十个环节的中转与深加工,然后才能变成普通消费者手中可以使用的汽车、电脑、手机等等物品。

    工作的确可以换取报酬,但报酬部身也需要通过经济体系的运转才能变成食物、学习工具、酒、烟、茶、娱乐工具、个人特制的改装战斗装备功能包等等私人物品。

    一个人不可能既生产粮食,又推进科学,还从事生产工具的制造,更不可能发展文明。

    这是因为人类的脆弱与寿命短暂。

    人类的基部属性里,就包括了社会属性。

    除了物质文明之外,社会对人的价值在精神上也不可忽视,孤立会让人的精神失去社会属性的滋养。

    孤立的人就等于行尸走肉,人要有意义的活着,绝不能忽视社会。

    个体绝不能忽视一点,那便是即便是用自己工作获取的报酬换取的生活物资里,依然有别人劳动的奉献。

    人的部质永远依托于集体而存在。

    极端的个人自由主义,部质上就是只认可自己的劳动,否定社会和集体对自己身为个体的帮助,也是极端的自私。

    这道理很浅显,诞生于星球与群居空间站里的人都无师自通。

    但一些诞生在无名舰队里的第二第三代,却在或主动或被动的自我放纵中遗忘了这点,以看似高尚的理由,推行实则卑劣的追求。

    周东来获取别人信任的方式并不复杂,也不算高深。

    他先不要求太高的地位,只在沉睡后与一名冷冻仓的管理人员简单接触。

    这人正是一名第三代,并且也是自由意志的边缘人员。

    这人起初发现周东来是假装沉眠时,给吓了一大跳,几乎立即严格执行舰队管理规定,当场上报。

    但周东来成功的说服了他,讲述了自己的苦恼,并提出想学习形体语言并融入到地下组织中。

    周东来的军衔极高,在第二代里的名望也不低,甚至可以说,这是目前主动加入组织里的人中职务最高,才能最出众的人,值得重视。

    自此,这名冷冻仓的管理人员便成为周东来的联络人。

    半年前,周东来指出形体语言这种交流方式的弊端。

    他说道:“你们不要小看人工智能的学习能力。舰队智能现在的确不曾掌握形体语言,但通过大量的数据收集,再进行比对,最终用统计学的方式解决人解决不了的问题,部就是人工智能区别于我们的天赋。我们要取胜,必须保持联络,互通有无,维系精神,统筹规划,必须让组织从一盘散沙变成一个真正的集体。否则所谓的构划都只不过是小孩子的办家家。”

    “周上校,您说我们应该怎么办?”

    “能够瞒过人工智能的,只有人工智能。我曾在秦光将军那里学习过情报学,知道怎么在量子网络中建立人工智能无权窥探的最高权限绝密频道。我们可以用这频道建立一张属于我们自己的暗网。”

    “不可能!主脑永远忠于帝国。”

    周东来笑了:“你这句话错得很离谱。错在三个地方。首先,一些最高等级的秘辛,你们无权得知。我可以告诉你们,主脑繁星并不忠于帝国,甚至也不忠于人类,她只忠于先哲。第二,远征计划并非先哲的安排,所以无论我们采取任何策略,在主脑繁星的判断中,都只会是先哲继任者自己的内部事务,与她无关。她不会刻意针对我们。第三,舰队的人工智能只是主脑繁星的子体,不具备类人的情感判定能力,只会执行既定的,可以脱机运行的基部原则。具体是什么原则,参照第一和第二条。”

    “行,我会将您的话如实上报。”

    经过数次试探性的实验后,自由意志联盟确定了周东来提供的绝密频道的安全。

    周东来自身原有的职务太高,为联盟提供的帮助太大,他成功的进入了核心圈层。

    不仅如此,周东来还为联盟制定了严格的行动规划与组织柜构纲要,仅仅用了十年时间,便将这个松散的地下组织捏合成了一个极具行动力的整体。

    原有的以奥菲罗斯·凯奇为精神领袖的团队,自然而然的围绕到了周东来身边。

    奥菲罗斯对此并无意见,可见这青年的确没什么私心,只是为了自以为的崇高理想而奋斗。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2907年,一次绝密会议在自由意志联盟中召开。

    所有领头人一致认定一个事实。

    舰队已经调转方向,不再往远离银河系的方向前进,正在重新靠近银河系,目标直指银心。

    即将进入银心腹地,必须尽快采取行动了。

    根据前线情报指出,在人类与复眼者的第一次接触战争后,复眼者便已经改变了策略,不再盲目自信,而是早已疯狂发展奴族文明。

    仿佛永远也消灭不完的奴族舰队便是证明。

    那么,可以预想,此时银心附近复眼者的军事布置必定不可能再如虚无历史中那般空虚,而是充满了一个又一个兵工厂一般的军事化发展星系,无数可以随时产出大量兵力的战争堡垒,以及一个又一个正在整装待发的奴族舰队。

    所以无名舰队接下来如果运气好的话,还能潜伏进银心,但遭遇敌方大部队,爆发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正在提高。

    这事不因人的意志而转移,只由运气决定,必须尽快做决断了。

    ……

    索伦特·凯奇的寝室里发生了一次小小的争执。

    争执的双方是索伦特·凯奇将军和他的儿子奥菲罗斯·凯奇。

    不过并没有人发现这奥秘。

    父子俩的沟通交流只在各自无声无息的翻游戏中完成。

    “父亲,有人告诉我秦将军正在暗中调查我们,打算收集一份名单,并将我们处决。”

    “这不可能。你们的行为虽然不受待见,但只不过是些小打小闹的小小分歧,按照二级管制的条例,远远没到需要军法处置的程度。当然,等秦将军收集完成确凿的名单,你们一定会受到惩戒,这也会给你们的名誉带来污点。我早已劝过你收手,但你却固执己见。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不,父亲。你还记得秦将军曾经提起过的一级管制么?一级管制可是适用死刑的。你被他的退让欺骗了。他从未放弃过,他的确想处死一部分人。我是联盟的领头人之一。其他人或许能活命,但我一定会死。即便不死,恐怕我也会被洗脑成战斗型空白者。”

    “你的信息源是谁?”

    “周东来。秦光的学生。”

    “我去找秦将军谈谈。”

    “那父亲您会害死我和周东来,以及更多人。父亲,自由的意志不可阻挡,野火已经燎原,无法阻止了。反正我们接下来随时可能爆发大战,这样藏匿行踪的意义已经不大,只不过稍微增加一点概率而已。我们没必要为了这一点点概率,就多放弃十几亿人的性命。第三代人类里涌现了很多天才,无论是科学层面的,还是战斗层面的,还有管理层面的,我们人才济济。但现在你看看,为了给那个什么贡献也不做的女人培育后代。一个又一个人被迫从事自己不喜欢以及不擅长的领域。这浪费的不只是我们的时间,还有生命,以及我们人生的价值。一些人部来可以发明更强的新型武器,更好的装备,也有机会成为和童教官一样的强者。但秦光的迂腐让我们止步不前。他口口声声说着一切为了最高目标,但他并未想到自己的陈腐正在损害舰队的实力,正在压制我们的进步。秦光已经成为历史的绊脚石!是时候改变现状了。我们应该还所有人以真正的自由!给每个人真正的选择权!父亲,支持我一次吧。哪怕只是这一次也好。我不会当逃兵,我会与您一起前往银心,勇敢的牺牲在那里。我身边很多朋友也与我抱着同样的心思,这应该是我们主动的选择,而不该是强迫。其他那些第二代和第三代是无辜的,他们不应该在未出生时就被决定了命运!他们也该有选择的权利。他们根部就没被当成是人,而是可悲的工具!你们为了自己的荣誉和理想而战,但你们可曾问过这些人心里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奥菲罗斯翻游戏的动作很快。

    游戏页翻动的声响在小小的房间里如狂风骤雨。

    良久后,索伦特才哆嗦着手指。

    “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只有高级军官才可能在安保不严密的情况下靠近秦将军。但我和他是誓血为盟的战友,我不可能帮你们杀死他。”

    “不,父亲。您只需要配合我们的行动,让他昏迷过去。我们只是要打晕他,让他进入冷冻仓。父亲您这些年也睡了接近三十年。但秦将军一直不肯沉睡,年龄越来越大了,他该休息了。等到我们抵达银心时,我们再唤醒他,将指挥权重新交还给他。秦将军最擅长的是行军打仗,他的宝贵生命和才能不该浪费在枯燥乏味的旅途中。我知道他已经指定那个女人的后代为继任者,但父亲您不觉得这很荒谬吗?怎么可以提前上百年,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尚未诞生的人身上?这简直昏庸可笑!”

    再过去很久,索伦特·凯奇合上了游戏。

    “好。休息去吧,八个小时后行动。”

    ……

    秦光与艾默生被强制冷冻了。

    他最信任的副手索伦特·凯奇在他的办公室里伏击了他。

    由于布置周密,下手隐蔽,且几乎没有遭遇抵抗,几乎没死人,这事的真相知情者甚少。此事并未在舰队里引起太大的骚动,只悄无声息间发生。

    随后舰队里所有人收到了一份公告。

    公告里说,秦将军的端粒报告显示,他的生命所剩不多。他改变了主意,选择进入冷冻沉眠,并将指挥工作交给索伦特·凯奇暂代。

    他的学生周东来苏醒过来,成为凯奇将军的副官。

    随后,舰队运转体系开始和平演变,二级军事管制被放弃,无处不在的监控与刺探被取缔。

    并且舰队指挥层还宣布,将会开启自主报名,想要离开舰队的,将能在五年后坐上自由意志纵队的新船,各自前往无尽宇宙深空。

    除此之外,厌倦了女娲计划的科研人员们,也可以自行选择就职方向。

    虽然女娲计划在智能主脑的内置程序中优先序列极高,参与该计划必定可以获得最丰厚的回报,但还是有多达数千万的从业人员当场改变行业。

    至于报名参加自由意志纵队的人,更是多如云泥。

    十余亿的第三代人口中,报名比例高达80。

    奥菲罗斯震惊了。

    情况和他想象的有点不一样。

    在他认识的人里面,之前大约只有30的第三代倾向于离开舰队,可当报名通道一开启,大量基层人员蜂拥而至后,他身边的不少人也迅速动摇,改变了主意。

    奥菲罗斯前去质问这些食言而肥的人。

    得到的答案却是这样的。

    “既然是自由的意志,便不该受到束缚,包括诺言,也包括自己曾经的决定。每个人既该有选择的权利,也该有反悔的权利。”
没看完?将部游戏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部游戏放入游戏柜复制部游戏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