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gpk官网

战神gpk官网二维码

战神gpk官网

战神gpk官网手机版

加入游戏柜 | 推荐部游戏 | 返回游戏页

战神gpk官网 ->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 ->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的最新章节目录 -> 2897:唯有此刻值得留念

2897:唯有此刻值得留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想起丝风看他的眼神,他这样的样貌,怕是做丝风的爹都要被嫌弃,为了给自己保有最后一次尊严,他决定现在就出院,回店里休养。

    大家自然不同意叶云天出院,他刚解毒,身体还很虚弱,需要留在医院住院观察,若是出了什么事,没有人能承担责任。

    艾尔斯没想到此次来还有意外收获,能顺便把叶云天的毒给解了,他很大方的告诉易龙和易凤,“这次帮叶云天解毒就不收你们额外的费用了,全当我乐于助人。”

    易凤听的一口老血都差点吐出来,上次给了艾尔斯这么多钱,他也要好意思再开口要钱啊!

    余蔓看着这样的叶云天既欣慰又心疼,她去医院的食堂打了些饭菜,回到病房,让其他人都回去休息,留她一人在这照顾叶云天就行。

    小童好不容易回趟国,怎么也不可能扔下叶云天不管,所以他坚持要在医院陪叶云天。

    艾尔斯他们也不强求,估摸着这个时间,杨芳芳也快醒来了,他可得赶紧过去看一下她那边的情况,以免发生什么意外。

    杨芳芳病房,丝风正满脸愁容着想着心事,杨芳芳干咳着喊:“水,水……”

    丝风刚想帮忙倒水,转头一想,不对,母亲现在不能喝水。

    艾尔斯开的药起了作用,此时杨芳芳的喉咙处如火般在燃烧,急需水来浇灭。

    “妈,你醒了!你现在不能喝水,你忘了?”

    杨芳芳感觉喉咙口好痒,似有万千只蚂蚁在喉咙处爬行,如果没有水喝,她怎能受得了!

    “咳咳……我的喉咙口好痒,丝风,我喝口水,应该不会有事。”

    “喝水可不行!”

    在最关键的时候,艾尔斯出现了。见丝风犹豫着要给她母亲倒水,她立马站了出来,阻止了她。

    “丝风小姑娘,你母亲可是滴水不能沾,你今天要是给了她这一口水,我怕她可要当场毙命了!”

    艾尔斯说的极为严肃,丝风听到这话,也是吓了一跳。她刚刚真得打算给母亲倒上一杯水,幸亏艾尔斯出现的及时,不然她可真要害了母亲了。

    “可是,我妈喉咙口痒。”

    艾尔斯双手抱于胸,他下的药可是能慢慢腐蚀杨芳芳喉咙口的肿瘤的,此时肿瘤正在被慢慢腐蚀,她能不痒嘛?

    “痒,是正常的,不痒,我就要怀疑我的药出什么问题了。记住,千万不能给她吃,哪怕是一口水!”

    艾尔斯再三交待了丝风,这才离开。

    杨芳芳睡了大半天,也没有困意了,正巧丝风心中疑惑未解,杨芳芳索性起身跟女儿讲起了埋藏多年的心事。

    当时她还只有丝风那一般大,遇到了年少时期的叶云天。叶云天长相俊美,很容易就获得了她的芳心。

    她一点都不在乎叶云天眼睛看不见,她生的也好玩,当初家里有很多人前来提亲,她都拒绝了,一心想要和叶云天过简简单单的幸福生活。

    虽然叶云天的眼睛看不见,可他为人很温柔,杨芳芳和他在一起,每天都很开心。

    可后来,她的父亲赌输了钱,为了还债,她的母亲以死相逼,非要她嫁给丝风的父亲。

    她

    虽想宁死不从,可看到家里被那些要债的砸的稀巴烂,又看到母亲为了这事每天唉声叹气,茶饭不思,她只能顺从。

    为了让叶云天彻底死心,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她特意在叶云天面前演了那么一出戏。

    后来没多久,她就嫁给了丝风的父亲。只是上天或许是为了惩罚她吧,一辈子都没有让她再过一天幸福的生活。

    她也没想到,会再次遇到叶云天。虽然她曾经是动过去找他的念头,可始终都没有付诸实践。

    在这样的场合下遇到,知道他居然是丝风的意中人,她的心就像抽丝了般,痛的厉害。

    “妈,我刚看到叶云天了,他一下子变老了很多,听说好像是之前中了毒。”

    丝风对叶云天的喜欢还只是一个表面,现在叶云天没有了原先的外表,她对他的喜欢也就发生了改变。

    “中毒?”

    叶云天虽然失明,可他是先天性的失明。身体其他的地方也没什么问题啊,怎么会中毒呢?

    “我之前看到他的时候,还以为他和我一般大,所以对他产生了好感,可没想到,他居然年纪与你一般大了。”

    多年后,杨芳芳再见叶云天,他确实一点都没变老,还是她记忆中的模样。她还以为是他保养得宜,所以才能维持这般容貌。没想到竟然与毒有关,看来,她也没想象中的那般了解叶云天。

    “他在哪个病房?”

    她欠叶云天一个解释,当初是她主动选择离开叶云天,却用了那样残忍的方式,她得找机会解释清楚。

    “就在这层楼的最左边的病房。”丝风嘟囔着,她难道喜欢的真的只是叶云天的那一层皮囊吗?怎么看到叶云天年纪变大了,脸上出现了条条皱纹,她的心里会那么不舒服呢?

    她真的只是肤浅的喜欢着叶云天的外表吗?

    杨芳芳此刻只是喉咙口略感不适,人还是能随意走动的,她一刻都不想等,一心想着要跟叶云天说清楚。

    杨芳芳来到了病房,余蔓一下子认出了她,以为她是来说感谢的话,刚想开口招呼,叶云天却起身,示意母亲和小童都先行离开。

    他和杨芳芳之间还有很多事要说清楚,倘若不说的明明白白,两个人都会有放不下的东西。

    杨芳芳扫了眼病床上的人,他果然一下子老了。脸上的皱纹,发上的白丝,竟然与自己一样多了。

    杨芳芳眼角似有热泪流出,时隔多年再次相遇,他们居然都成了这般模样。

    “芳。”

    叶云天的声音还是这么温柔,唤她的名字还是让她浑身发麻。

    如果当初,她没有放弃叶云天,她们还在一起,那该多好。

    她还记得她做的那个梦,梦里,她过上了向往的生活。

    “云天。”

    “你没死?”

    叶云天眼里的星星一下消逝了,他这么多年记挂在心上的人,居然一直活着,这可真是个笑话。

    想到多年来,他把那条蓝丝带带在身边,日日摸着,带着,可真是可笑至极。

    “云天,我当初骗你,是有原因的。我一心想嫁于你,又怎么舍得和你分开?”

    “那你为何骗我你死了?”有什么事不可以说出来,两人共同承担?欺他眼盲,骗他死了,他甚至不记得当初是怎么熬过那段痛苦的时光。他差点也跟着杨芳芳一同去死了,不过也怪他傻,这么多年,怎么从来就没想过去找一下芳的所葬之地。

    “当年我父亲欠了一大笔赌债,母亲天天以死相逼,我也是无奈才会想到假死的办法。我不希望在你心中的我变的那么市侩,我也希望你能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杨芳芳终于把藏在内心那么多年的话说了出来,心里的重担一下子就卸了下来,整个人轻松了。

    “丝风是你的孩子?”

    想起丝风,叶云天有了一丝羞愧,他居然对芳的女儿有了想法,这是怎样扭曲的关系。

    “丝风是我和他的孩子,他十几年前就死了。”提到丝风的父亲,杨芳芳心头没有一丝动容。她对他没有哪怕一点感情。从始至终,她嫁给他有的都只是被逼与无奈。

    既然是过去的一份感情,杨芳芳都有了孩子,叶云天心里想的只有放下。经过这么多年,他与杨芳芳早就不可能了。

    杨芳芳看着叶云天,往事全部涌上心头。她当年嫁给那个人后,根部没有过一天开心的日子。他每次都只会嘲笑她,说她像个木头一样。要不是有了丝风,那些难熬的日子,她不知道会如何过下去。

    庆幸的是他早早就死了,她才能重获自由。

    身边许多人看她都很同情,因为她年纪轻轻就丧偶了,可只有她心里最清楚,她多庆幸那个人那么早就死了。

    “我不怪你对我的欺骗,只恨自己当时没有能力。”当时的叶云天只在推拿房里当个小学徒,房子都是租来的破屋子,又有什么能力能够帮芳解决事情呢?

    如果不是芳,他还只是个生活完全无法自理的人,是芳陪伴他走过了人生最艰难的时光,也是芳鼓励他,即便眼睛看不见,也能用耳朵,用手去感受生活,认真的过好每一天。

    芳也回忆起木屋的那段时光,虽然清苦,却值得用一生去回忆。

    “云天,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是的,怎么可能回得去?这么多年的时光,分开又是那样不耻的方式,又如何能让人不介怀?

    叶云天现在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相貌,部身他与丝风之间就有年龄的鸿沟,如今又加上芳是丝风的母亲这个身份,他们二人都无法接受。

    所幸他也没与丝风有怎样的关系,他现在也能明白过来为什么他会对丝风有好感,只因为她是芳的女儿,她身上有芳的痕迹,所以他才会对她产生好感吧。

    说白了,从始至终,他爱的人一直只有芳一个。虽然她老了,可她长得却与自己想象中的她一模一样,他并没有觉得她老。或许,老天对他最大的眷顾就是让他在有生之年能再次见到芳。哪怕之前她对他是欺骗,哪怕他一辈子惦念的那点情压根就是飘渺的,他也不想多去在乎了。

    唯有此刻,值得留念。

    南岭国。

    风子萱自打勾搭上梁少之后,等同于麻雀飞上枝头当上了凤凰。

    梁少起先以为她是有钱人家的小姐,可相处了一阵下来,便知晓了她的身份。
没看完?将部游戏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部游戏放入游戏柜复制部游戏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