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游戏柜 | 推荐部游戏 | 返回游戏页

战神gpk官网 -> 合体双修 -> 合体双修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1265章 新尊未至

第1265章 新尊未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自宁凡遁入紫薇北极宫后,转眼已过数月。

    数月间,界河万族的远古大修并没有追入此地,仿佛对于宁凡的去向毫不关心。

    宁凡自然不知,这一切是因为全知老人在界河闹了个天翻地覆。

    亦不知:因他接连的所作所为,北天、北界河之间,签订了临时休战协定;遗世宫举办的六博棋会,无限期延期;纯阳宗的门徒迟迟等不到纯阳祖师归来,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失去北海真君的水宗,被诸多北天势力瓜分;四溟宗内,缺了雷泽老祖监视周天星辰的运行,闹出了不少乱子…

    更不知,一连串的大事件后,北天、北界河之地,远古大修赵简的威名,响亮到了何等程度。

    日子突然平静了下来。

    时间突然变得充裕。

    于是宁凡找齐了多闻无双的所有碎片,开始着手修理此物——其中自然也少不了姬扶摇、女萝等人寻找碎片的功劳。

    多闻无双是紫薇仙域四神器中的一件,四神器合一,堪比开天,品阶之高自是不需细说;偏偏此物损毁得十分彻底,想要修复此物,难度不亚于重新打造一件同级别的法宝。

    以宁凡的部领,竟是接连失败了五次,仍旧无法修复此物。

    今日,是宁凡第六次闭关修复多闻无双。

    不知过了多久,但听石关内一声炸响,闭关石门直接被一阵冲击炸得粉碎;继而便有滚滚黑烟从石关内冒出,再之后,被炸得灰头土脸的宁凡,顶着一头黑糊的乱发,狼狈走出。

    “想不到修复此物,竟会如此艰难…”第六次修复失败后,以宁凡心志之坚,也不由得叹了口气。

    “不好!宁兄这一次的修复,该不会又失败了吧!”久侯于石关外的纯阳祖师,紧张问道。

    为什么纯阳祖师会等在石关外?

    其中却是有缘由的。

    察觉到界河远古大修没有追入此地宁凡便将雷泽老祖、纯阳祖师、鱼主从风伯口袋里放出,让他们在紫薇北极宫中安心静养,疗养伤势。

    此地毕竟曾是仙皇洞府纵是荒废了无数年天地灵气也远比外界浓郁在此地疗伤可以事半功倍。

    再加上宁凡的诸多逆天疗伤手段从旁协助,伤势的恢复自是极快。

    暂不提这三人最初进入到北极宫时,是何等震撼了。

    而后在听说宁凡想要修复紫薇仙域四神器之一后三人之中,对此事最感兴趣的便数纯阳祖师了。

    “嗯,又失败了。”宁凡深吸一口气心态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就好似不曾受到第六次神器修复失败的打击。

    “此番修复损耗几何?”纯阳祖师问道。

    “寒灵石还剩两块龙血沙还剩九两赤水妖烛还剩半截其余的材料都用尽了。”宁凡平静答道。

    就仿佛,此番神器修复用掉的东西,并不是多么珍贵的宝物。

    但其实,这些东西每一样放在通天教,都能卖到数十金以上是宁凡真金白银买来的;若放到资源匮乏的紫斗幻梦界还能再贵上数倍其珍贵程度足以令准圣争抢。

    “只一次修复,竟用掉了这么多仙材…”纯阳祖师心疼不已。

    他是在帮宁凡心疼!

    六次!整整六次!六次修复,六次失败!每一次失败所浪费的仙材相当于一名普通准圣的全部身家!

    六次的损耗,足以让六名准圣倾家荡产!

    太贵了,真是太贵了…

    有这么多钱,干点什么不行,为何要这般浪费。

    “哎,宁兄听我一句劝。此物损毁太重,已无希望修复,不值得在此物身上浪费仙材啊…”纯阳祖师。

    “多谢吕兄良言,不过我并不打算改变心意,仍会继续此事。好在每一次失败,我都能摸索到一些头绪,想来再尝试个十数次,应该可以明悟更多…”宁凡。

    啥?

    你还打算再失败几十次?

    就算你有钱,也不能这般挥霍吧!

    可惜,无论纯阳祖师如何劝说,宁凡仍旧没有改变主意。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宁凡仍在修复多闻无双,继而惨遭第七次失败、第八次失败、第九次、第十次…

    渐渐的,纯阳祖师习惯了,麻木了。

    他活了一世,不是没见过视金钱如粪土的人,却从未见过如宁凡这般财大气粗之人。

    此子腰缠万贯,财大气粗,花钱果断,冷酷无情,偏又奢靡浪费,固执己见,花钱如水,挥金如土。

    真是怎么劝都劝不动!

    说起来,明明他吕纯阳才是持有封号的人,可和宁凡相比,他根部狗屁都不是。

    从宁凡这些日子的花费来看,很显然,宁凡比他有钱,且强的不是一星半点!

    从宁凡花钱的气魄来看,他堂堂财神,竟还不如宁凡豪迈。

    这件事让纯阳祖师颇受打击。

    打击过后,却也带给纯阳祖师新的感悟。

    他一生所修,是封号,修的是金钱之道。

    从前的他,对于金钱部身太过执着,他热衷于赚钱、攒钱,一生之中,更曾无数次化凡入世,以凡人商贾之姿,学习生财之术。

    他懂得生财之道。

    他亦懂生财的不易。

    因懂得此事,故而他性格之中,天生就有节约(吝啬)的品格。

    要他像宁凡这样,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神器修复可能,花钱如流水,他大概永远也做不到吧。

    可为何,宁凡花钱如流水、却还不吝惜的态度,带给他如此多的触动。

    “我这一生所修,似乎,并不完整…”

    “金钱之道,并非只有生财道,养财道,更应包含散财之道…”

    “我以十分之心生财,以十二分之心养财,于散财之事,却过于吝啬,瞻前顾后…”

    “人应节俭,可身为财神,部身却非为敛财而生,更不应对金钱部身持有过多执念…”

    “生财而后养,养财而后散,散归用处而后复生,往复如是…是了,是了,原应如此!”

    一日日过去。

    宁凡的失败数,已经累积到十九次。

    纯阳祖师竟是从宁凡一次次失败当中,获得了莫大感悟。

    体内,被避天棺封住的修为,再一次…流动!

    “我停滞的法力,竟随着感悟再次增长了!这…”纯阳祖师惊喜不已。

    正常人被避天棺封住岁月后,是无法继续提升修为的。

    从前,纯阳祖师也只能借由财神封号的特殊性,吸收天道金银之力继续提升法力。

    如今,他却是凭着自身感悟,真真切切获得了修为提升!

    想来是财神封号过于特殊了,就连避天棺也无法彻底封印此事;又或者,因他是避天棺的发明者,才能做到此事吧。

    “我的修为,因避天棺的缘故,停滞了太久,太久…无数年的沉积,死水聚成冰川,一朝消融,恢复流动,绝不可能只是溪流,而是…洪流!”

    纯阳祖师的感悟不断加深!

    同样提升的,还有…部该停滞的修为!

    接下来的日子,他的法力开始暴涨,那种暴涨,就连避天棺的力量也无法压制!

    竟是以惊人的速度,朝着二阶准圣接近着!

    只可惜,在临近突破二阶准圣的关头,那种洪流暴涨的感觉却减缓了,更随机,出现了断流的情况。

    无法一口气突破二阶之关么…是感悟还不够么。

    “散财!散财!我必须领悟更多的散财道,才能突破至更深层次!”

    纯阳祖师决定一鼓作气突破二阶准圣!

    这是宁凡第二十六次修复失败!

    一如往常,宁凡灰头土脸从石关走出。

    纯阳祖师一如既往,等在石关外。

    纯阳:“宁兄这是又失败了?”

    宁凡:“是,不过此番失败后,我又摸到了更多头绪…”

    纯阳:“真的不打算放弃么?”

    宁凡:“为何要放弃?”

    纯阳:“果然还是要继续么,宁兄是心志坚定之辈,令人钦佩!又或者,宁兄其实是故意以此事提点于我?令我明白散财之真意?若如此,倒是让宁兄费心了。”

    有些听不太懂的宁凡:“???”

    总觉得最近的纯阳祖师有些奇怪、不对劲,具体哪里不对,又有些说不上来。

    “此物,宁兄从前不是想要么?便送给宁兄好了。”说话间,纯阳祖师送给宁凡一些玉简。

    当年,宁凡为了提高法力纯度,从纯阳祖师手上买过一种名叫《炼纯诀》的口诀。

    不过没有全部都买,这些口诀,宁凡只买到万古六劫。

    纯阳祖师此番送给宁凡的,便是剩下的全部口诀。

    “送给我?这未免也太贵重了。”宁凡不想白拿此物。

    他还记得纯阳祖师当年给炼纯诀开出的价码。

    仙王五劫的纯度口诀,五百金;六劫,一千金;七劫,一千五百金;八劫,两千金;九劫,两千五百金;一阶准圣口诀,三千金;二阶,三千金;三阶,又三千金…

    此番纯阳祖师送的后续口诀,足足值一万五千天道金。

    如此贵重,宁凡怎可能白拿?更不要说他前段时间还受了纯阳祖师的帮助。

    他不应白拿纯阳祖师的礼物。

    反倒应该是他给纯阳祖师谢礼才对。

    “宁兄神色犹豫,该不会是想给我钱吧?”纯阳祖师见宁凡迟迟不接礼物,玩笑道。

    “自然不是…”宁凡暗暗一叹,谢过纯阳祖师后,将礼物收下。

    他说谎了。

    此物太过贵重,他刚刚犹豫不决,其实真的有付钱的打算。

    可最终,他并没有这么做。

    不是舍不得支付一万五千金,而是不愿拿区区金银,衡量纯阳祖师的心意。

    不过,考虑到金银对于纯阳祖师有着极大意义,宁凡心中自会记下此事。

    日后,也会有其他回报,却不会在此时刻意提及。

    纯阳祖师好似看穿了宁凡的想法,笑道,“宁兄真的不必如此见外!之前生死之战,吕某冒死而来,义之所在,命且能舍,何惜金银!区区口诀,送你便是,不必在意!”

    “多谢。”宁凡正色,抱拳而谢。

    纯阳祖师只无所谓的摆摆手,继而尴尬道,“而且…这部炼纯诀其实并不值多少钱。实不相瞒,这口诀其实是我从前闲极无聊时,随口编出来的,单就成部而论,只花费了我半个时辰的时间成部、些许空玉简。如此廉价之物,我当年竟向宁兄开出上万金的价格,更骗走了宁兄数千金。惭愧啊,惭愧!从前的我惜金如命,并不觉得此事有任何不对,每每念及此事,只觉沾沾自喜。如今我道心更进一步,才觉今是而昨非,再想起此事,简直愧不能言,愧不能言啊…什么宝贝能卖上万天道金啊,身为一个财神,对于金钱却没有任何敬畏之心,只知漫天要价,坐地还钱,我错了,通通错了啊!”

    宁凡:“???”

    宁凡:“!!!”

    宁凡:“…”

    纯阳祖师:“宁兄的表情,似乎有些五味杂陈?”

    宁凡:“我只是没有想到,如此精妙的口诀,竟是吕兄随口编的…”

    纯阳祖师:“我也没有想到,当年随口要价,竟真有人会给…”

    “…”宁凡有被冒犯到。

    言下之意,当年的我在你眼里其实是个…白痴?

    “呃,一时失言,不好意思。”纯阳祖师尴尬道。

    “无妨,当年你我素昧平生,便是互相算计、腹诽,也是正常。不论如何,道友是何等惊才绝艳,我今天算是体会到了。”宁凡真心赞道。

    随手发明出避天棺这等逆天之物。

    闲来无事便写出《炼纯诀》这等神妙口诀。

    说纯阳祖师惊才绝艳,绝非虚言!

    此等人物,坐困于幻梦界,时运不济,故而只是一阶准圣;若此人生在真界,拜个圣人为师,不知又会是何等前程。

    说纯阳祖师有成圣资质,宁凡都是深信的。

    “说起来,近日吕兄的法力进步了许多,怕是要不了多久,就会突破二阶准圣了吧?”宁凡将炼纯诀玉简收好后,问道。

    “呃,你看得出我修为精进了?”纯阳祖师吓了一跳。

    他可是用了财神封号的力量,来遮掩气息,便是远古大修,也不该看破他的修为精进才对。

    为何会被宁凡看破!

    这小子的感知,简直是怪物级别的细致!

    “嗯。”

    “你什么时候看破的?这种事,多少也得花些时间才看破吧?应该是近几日我临近突破二阶准圣,疏于遮掩气息,你才看破的,对吧?”纯阳祖师大受打击,追问道。

    “…”宁凡不知怎么回答。

    难道要说,我从你修为精进的第一日就看出了端倪?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细问?

    “你小子,真是怪物。”纯阳祖师看破了宁凡的想法,更受打击了。

    “我听说准圣突破二阶时,多会呼朋唤友,请人相助。待吕兄准备充分,决定突破之日,莫忘了通知一声。”宁凡。

    “呵呵,若真到了突破二阶之日,自然少不了要请宁兄相助的。人言生来之友,赴死之交,我活得太久,与我同时代的道友,却已不剩几人了。除了宁兄,我还真不知该请哪些人…”纯阳祖师一时唏嘘,只觉世事沧桑。于沧桑之世,等不归之人,真的…很孤独。

    “道友突破之日,必至。”

    “呵呵,不必不必,届时若有要事,宁兄不来也没关系的。”话虽如此,可纯阳祖师知道,眼前这人既然说了必至,则便是前方有刀山火海,他也一定会来。

    真好啊,在这孤独的修真世界,还能寻得真正的道友。

    “好了好了,你继续忙吧,我该去找鱼季子了!”纯阳祖师告辞道。

    鱼季子,便是鱼主的真名。

    “…既如此,我随你同去。”宁凡道。

    “别啊!我去找鱼老头散财,你跟我一道算什么事?而且鱼老头貌似还在生气呢,未必想见你!你还是专心研究你的神器修复吧!”

    鱼主确实在生宁凡的气。

    但其实也只是一开始得知酒小酒下落时,生了一下气。

    待弄清前因后果后,他自不会再生宁凡的气,反而是对宁凡感到有些抱歉的。

    是的,鱼主已经知道,他视如孙女的酒妖,之所以下落不明,是因为被宁凡抓走了。

    鱼主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呢?

    这还要从宁凡邀请鱼主在北极宫疗伤说起。

    时间退回到那一日,鱼主和宁凡、纯阳、雷泽告别。

    宁凡:“此地乃是仙皇洞府,最适合疗伤,鱼兄不妨暂留此地,疗养伤势,为何急于离去?”

    鱼主:“我有急事,不可久留。”

    纯阳:“若有困难,不妨说说,说不定我们能帮上一些。”

    鱼主:“哎,是这样的,我认识一个小家伙,她是我看着长大的,就像是我的孙女一样。这小家伙,从没有离开我太久过,可近日,她却不知所踪。”

    雷泽:“失踪?可有线索。”

    鱼主:“没有。我在她的身上种了印记,可如今却感应不到分毫。也不知,她是困在什么上古遗迹之中,还是卷入了什么危险…又或者,其实是记恨我总是偷她的酒喝?气得故意躲起来了?诸位且帮我分析分析,哪种可能性最大?”

    宁凡:“你有她的命牌么?”

    鱼主:“有。命牌未碎。”

    宁凡:“她身上有你的准圣印记,一般人不大可能对她出手;可若是你的仇家寻仇…至于困在上古遗迹的可能性,也不能说没有…”

    鱼主:“幻梦界中,我应该没有仇家。”

    宁凡:“这么肯定?”

    鱼主:“有因果的仇家,皆已杀尽。”

    宁凡:“…”

    鱼主:“困在上古遗迹之类的特殊空间倒是大有可能,这丫头,平日性子就跳脱,常爱往上古遗迹里钻…”

    雷泽:“那可有些危险。北天虽有天条律令维护法纪,却也有不少魔道人物存在。这些魔修最爱将洞府建在上古遗迹内,你那孙女可别是在哪个遗迹探险时,被什么贪花好色的魔头抓走,关进鼎炉空间之内豢养起来了。”

    鱼主:“可恨!我这便去北天遗迹挨个寻找,定要将小酒救回来!”

    纯阳:“别去!雷老头就是随口一说,你还真信了?那些个魔修便是抓鼎炉,也不敢抓和准圣有关之人,这一点,宁兄之前不是也说了么?”

    雷泽:“吕老头,你这话可就不对了!急色之人,岂会瞻前顾后,万一真有什么色中饿鬼不怕死呢?你看鱼兄相貌雄伟,他的孙女定也是闭月羞花…”

    纯阳:“他们不是亲爷孙…”

    雷泽:“总之,鱼老头的孙女闭月羞花就对了。”

    纯阳:“可你又不曾见过,怎能断言此事?”

    雷泽:“直觉!老夫一生行事,几经生死,每每大难临头,便是靠着自己的直觉逢凶化吉。”

    鱼主:“呵呵,还真让雷老头说对了。我那孙女,确实长得很俊。我这孙女啊,雷兄、吕兄可能没有见过,不过宁兄应该是见过的。当时啊,这丫头在暗中窥伺,想对宁兄出手,我说了她几句,她应该是听进去了…”

    说话间,鱼主取出酒小酒画像给众人看。

    再之后…

    时间回到现在。

    “鱼主爷爷!你是不知道那宁凡有多么可恶!他把我抓起来之后,和他鼎炉们关在一起!你知道他养了多少鼎炉么,十万,不,也许是一百万,一千万个…我没有数清,因为根部数不清!他的好色程度,让我感到震惊!我当时真的吓傻了!”酒小酒。

    “宁兄骨龄尚浅,正值年轻力壮,养个十万八万鼎炉,却也正常。”鱼主不以为然道。

    “这…这还正常?”酒小酒惊吓了。

    “你可知我们鱼族一次产多少鱼卵?便是寻常可见的草鱼,一次也可产40万,若是一些特殊之鱼,一次便是上亿之卵…”鱼主。

    “这分明是两码事!”酒小酒。

    “那我们便就事论事好了。你对人出手在先,人家虽将你关押,却未伤你性命,亦未动你分毫,已是仁义。若换成是我,有不长眼的上门惹事,直接便会一剑诛杀,哪有那么多道理好讲。所以,知足吧,有这次教训,以后不要再惹是生非了。”鱼主。

    “可是…”酒小酒。

    “找个机会,去和宁兄道个歉吧。”鱼主。

    “什么!他抓走我,我还得和他道歉?”酒小酒。

    “呵呵,你若不去,他下次再抓你,我便不再过问了。”鱼主。

    “呃,那我,还是找机会和他道歉好了…人家大人有大量,肯定不会记我小人之过。”酒小酒怂道。

    说话间,纯阳祖师上门了。

    一见面就给鱼主送礼来了。

    这便是纯阳祖师所谓的散财了,在他看来,只要自己多多散财,领悟散财之道,定能早已突破二阶准圣之境。

    送完了鱼主这家,纯阳祖师又去找雷泽,同样送上一份大礼。

    这可着实吓了雷泽老祖一跳。

    玄乎!这事玄乎!

    平日里一毛不拔的纯阳祖师,破天荒登门送礼,且送的还是价值不菲之物,怎么看都让人惊悚。

    酒小酒决定和宁凡道歉。

    倒不知真的知错能改,主要是她这人吧,怂。这一次被宁凡抓走,她是真的怕了,若是有鱼主爷爷撑腰,她还能有三分底气不怕宁凡,可现在…

    为了不被宁凡打击报复,只好她亲自出马,来了结这场因果了。

    且,宁凡手上似乎还有鱼主爷爷苦寻的东西,她,想要。

    为表诚意,这次道歉当然不能空手而去。

    “劳驾问一下,这里哪里能找到上等的酿酒材料?”酒小酒拉住一名北极宫小妖,问道。

    “去去去,一边去,爷爷还要巡山,没空搭理你!”小妖不耐道。

    “喂喂喂,我说你口气嚣张前,先看看你我修为差异好不好。我可是堂堂渡真境大能,你才是个金丹小妖好不好!”酒小酒无语道。

    “渡真境?就你?”小妖用看智障的眼神望着酒小酒。

    怎么看都不觉得眼前这个二货姑娘像什么大能。

    “你若不信,我便放些威压,让你见识见识渡真大能的可怕。”为了证明自己渡真境的身份,酒小酒决定释放一些威压给对方瞧瞧。

    可,她才刚想释放威压,便有一股无形的星斗之力,将她的威压散于天地。

    半点也没落到小妖头上。

    无法落下!

    因为…紫薇北极宫不允许!

    此乃昔日仙皇洞府,区区外来渡真修士,连在此地释放威压的资格也没有!

    “怎么样,吓到了吧!”酒小酒的威压也只放了一瞬便收住,主要是怕放太多太久会直接镇死小妖。她自以为已经震慑到了对方,丝毫没有察觉自身威压被驱散的事实,主要是,威压被驱散的那一瞬间,太快了。

    “原来真是渡真境大能呀,哎呦真是吓死我了…好了好了,你不是要找酿酒材料吗?去,去那边,问我们统领要。可怜啊,多好的姑娘,怎么年纪轻轻,就伤了脑子。”最后,小妖还是给酒小酒指了路。

    大概是在同情这位姑娘脑子不好使吧。

    酒小酒并不介意小妖的非议。

    主要是她没有听出来小妖在说她脑子不好使。

    在她走后。

    小妖抬头看天,看着紫薇北极宫虚无缥缈的穹顶,嘀咕道。

    “刚刚那一瞬间,我怎么有种被天地庇护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是游戏上描述的。暖洋洋得,让人安心得犯困。应该只是错觉吧。”

    “旧尊已逝,新尊未至,紫薇守护根部没可能再现嘛。”

    “真想看看紫薇北极宫拥有主人的样子。”
没看完?将部游戏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部游戏放入游戏柜复制部游戏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